改写邹忌讽齐王(一)

  (一)

  我早晨起来穿衣服,照照镜子,看着一米八,形体外貌都光艳美丽的自己,心里痒痒的,于是问了妻子一句:“我和徐公比,哪一个更美一些?”妻子瞪一瞪眼睛说:“当然是我的丈夫美了,徐公?他能跟你比吗?”我听了,满高兴的,于是问妾说:“我和徐公哪一个更美?”妾愣了一下,吞了一口水,低声细语地说:“徐公哪能够和你比呀?”第二天,有客人来我家,我与他一起谈,然后兴高采烈地问客人:“朋友,我和徐公比,哪一个美些?”客人犹豫了一下,说:“当然是你拉!”

  (二)

  “威王听信他人的奉承之言,竟以为自己无一缺点,该施何计,令威王明白那只是花言巧语呢?”邹忌紧锁眉头。他知道如果直接和威王说,必定问头不保。

  “父亲”一个稚嫩的声音传入耳帘。原来是邹忌的女儿。“父亲,您说我与丞相的女儿哪一个更美?”丞相的女儿是全城第一美女。邹忌摸了摸她的头说道,“当然是你更美了。”女儿笑了笑,说道:“问了母亲、姥姥、老姥爷,现在连你也说我美,我真的比他美了。”说完高兴得跑了出去。看着女儿离开的身影,邹忌陷入了沉思。其实我的女儿并不比丞相的女儿美,我之所以说她美,那、是因为我偏爱我的女儿。啊!我知道了!他突然大叫一声。“道理是一样的,没有错,其真理在此。”他高兴地在房间里踱来踱去。


  改写邹忌讽齐王(二)

  邹忌身长八尺多高,而且形象外貌光艳美丽。早晨他穿好衣服戴好帽子,照了一下镜子,对他的妻子说:“我与城北徐公比,谁更美呢?”他的妻子说:“您非常美,徐公怎么能比得上您呢?”城北的徐公,是齐国的美男子。

  邹忌不相信自己会比徐公美,而又问他的妾说:“我与徐公相比,谁更美呢?”妾说:“徐公哪里能比得上您呢!”第二天,朋友从外面来拜访,邹忌与他坐着闲谈。邹忌问朋友:“我和徐公比,谁更美呢?”客人说:“徐公不如您美丽。”

  又过了一天,徐公来了,邹忌仔细地看着他,自己认为不如徐公美;照镜子自己看自己,又觉得远不如人家。傍晚,他躺着休息的时候想这件事,说:“我的妻子赞美我漂亮,是偏爱我;妾赞美我漂亮,是害怕我;朋友赞美我漂亮,是有事情想要求助于我。”

  在这种情况下,邹忌上朝拜见齐威王,说:“我确实知道自己不如徐公美。可是我的妻子偏爱我,我的妾害怕我,我的朋友有事想要求助于我,都认为我比徐公美。如今齐国有方圆千里的土地,上百座城池,宫中的姬妾及身边的近臣,没有一个不偏爱大王的,朝廷中的大臣,没有一个不惧怕大王的,全国范围内的百姓,没有一个不有事想要求助于大王。由此看来,大王受蒙蔽很严重!”

  齐威王说:“说的好!”于是就下令:“群臣百姓能够当面批评我过错的人,给予上等奖赏;上书直言规劝我的人,给予中等奖赏;在众人集聚的公共场所指责议论我的过失,并能传到我的耳朵里的人,给予下等奖赏。”命令刚刚下达,许多大臣都来进谏,宫门和庭院像集市一样;几个月以后,还不时有人偶尔来进谏;满一年后,即使想说,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了。燕国、赵国、韩国、魏国听说这件事,都来朝拜齐王。这就是身居朝廷,不必用兵,就战胜了敌国。


  改写邹忌讽齐王(三)

  从前有个风一般的男子,名叫邹忌,身高一米八几,身材修长,眼神犀利,他每日的必修课就是“当窗理云鬓,对镜贴花黄”。他的座右铭是:“我最美”。他对自己的美貌很自信,但又非常在乎别人的评价,所以常常问别人自己美吗?

  一日邹忌东游,见两小儿辩斗,问其故。一儿曰:“我以邹忌美丽,而城北徐公逊也。”一儿以城北徐公美,而邹忌逊也。一儿曰:“邹忌身披白银亮铠甲,手持菜刀砍西瓜,此不为邹忌美而徐公逊乎?”一儿曰:“徐公坐骑草泥马(羊驼),美男豪情万世夸,此不为徐公美而邹忌逊乎?”邹忌心里没底因此不能决也,两小儿笑曰:“孰为汝美丽乎?”

  邹忌回到家后,一直闷闷不乐,便取出刚刚快递到的“白雪公主牌魔镜”,对着魔镜说:“魔镜魔镜,告诉我谁是齐国第一美男?”魔镜打开百度,输入关键字“齐国第一美男”,几秒过后,魔镜显示:“您要找的是不是城北徐公”“不!”邹忌大叫道,一把将“魔镜”摔到地上,CPU和硬件碎了一地。邹忌一边踏一边自言自语道:“不!一定是百度又抽风了!(www.jt43.com)不会的,我的美貌乃惊天地泣鬼神之物,一个徐公怎么能跟我叫板?我要去问问我的老婆。”邹忌叫他的老婆过来,问他和徐公谁更帅,老婆脱口而出:“徐公,是哪个不自量力的屌丝?喔,我想起来了,不就是前几天提起把菜刀跑到韩国叫嚣‘不整成齐国的邹忌那么帅就跟整形医生同归于尽’的城北徐公嘛,也不知道他手术成功了没有。”邹忌觉得老婆在忽悠自己。又找来他的小老婆问道:“爷跟城北的徐公相比,你觉得谁更帅呢?”小老婆回答道:“当然是徐……不不不,肯定是您比较帅呀!”“比较帅?”邹忌双眼放出了凶光,“您帅您帅,那姓徐的也能称得上是帅哥?那么以后‘帅哥’这个词不就等于骂人了吗?把他与您相提并论,您也不怕降低身份?”邹忌听后仍不觉得满意。

  次日,家中来了一位客人。“老邹啊,好久不见!今天天气不错啊,哲尔赛这个地方你去过没?那里有何出产?人口多少?风俗习惯怎样?土地性质又如何?还有,你知道吗?‘特快号’上有个卖牡蛎的那个人倒很有趣,你知道点这家伙的底细吗?”“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?无事不登三宝殿,说吧,有何贵干?”邹忌不耐烦的说道。“就是想求老朋友借我点盘缠,你也知道我有个败家的混账兄弟,上次我们一家出去旅游,结果撞见他在我们乘的那艘船上卖牡蛎!噢,我可不能让他回来吃我们,所以借点儿盘缠,我好去海外避避风头。”“借你是可以,不过菲利普,我可要问你个问题,你一定要如实回答——我和城北的那个徐公到底谁帅?”邹忌的自恋癖再次发作。“哎哟我去,这么白痴的问题犯得着问我?我只听说过‘齐国第一美男‘邹忌您的名号,什么‘城南鸡公’我可没听说过!”邹忌听后总算是稍微恢复了一点儿自信,可又想:“徐公到底长什么模样?我又没亲眼见过,所以别人说的不一定就是对的,不行,我要亲自去会会这家伙。”

  于是邹忌用QQ给徐公留了条信息,叫他来家里吃饭。过了一天,徐公果然按时赴约,正如《再别康桥》中写的一样:“轻轻的,他来了,不带走一片云彩。”徐公与邹忌脑补的形象截然不同,他既不是一个“身着西装,手揣餐巾纸的绅士”;也不是一“服饰”怪异,头型独特的‘洗剪吹’——他身穿便衣,面容清秀,用词文雅,待人和善,不时与邹忌谈笑风生。邹忌彻底服了,他不再见人就问“我帅吗?或是我和那个徐公到底谁帅”之类的问题了,他不再整日“当窗理云鬓,对镜贴花黄”了。他默默地望着窗外,也不知是在沉思或是在发呆。终于,他想通了,解决了内心的疑惑,他高兴地像个孩子一样拍手大笑道:“我明白了!妻子说我美是因为她偏爱我;小老婆说我美是因为她怕我;而菲利普说我美是因为他遇见了他的弟弟于勒,要找我借盘缠!我的国君的处境不也和我一样吗?宫妇偏爱他,君子怕他,全国的人民必有人有求于他,由此可见,他是受到了蒙蔽啊!”

  A结局:邹忌恍然大悟,他心想:我明天一定要告诉国君我的想法,不能再这样下去了!邹忌心怀大志准备着明天的材料。

  B结局:邹忌越想越怕,于是——他逃走了。

  王怒,曰:“恶!”乃下令:“群臣吏民能缉拿邹忌者,汽车别墅一套,上书通风报信者,白银五百两;能公开指责邹忌之过,并张贴大字报者,科举考试加10分。”令初下,群臣进谏,门庭若市…

分页:123